我与中国打交道的长期工作,需要支持和奉献,这是决心在中国扎根的任何人所需要的。 - 骆家辉,美国驻中国大使

Featured Articles

BenZhang sm 大中华企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张贝恩希望创业者能大胆想象(Think Big)

“如果你发现了别人的痛苦,是什么让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你就有了做生意的基础。当你找到一个方案解决别人的痛苦,你就已经获得了一个一生的客户。当你专注于满足别人的需求,你不仅只是做生意,更是赢得了一个朋友。” -大中华企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张贝恩 张贝恩是大中华企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他拥有康奈尔大学和皇后大学的EMBA学位。他也是华盛顿大学和哈佛大学的校友。 大中华企业有限公司是一个定制OEM产品的生产商和进口商。该公司既能生产简单的产品如印刷玩具贴纸,又能生产复杂的产品如制造中使用的注塑模具OEM组件。自1995年成立以来,该公司一直拥有稳定的增长,和对高质量、高附加值进口服务的高需求。 我们了解到您事业起步之时有很精彩的故事可以与我们分享。 1989年,我曾在美国留学10多年的表哥鼓励我去美国读大学。于是我申请了旧金山的林肯大学。来之前我觉得这所学校既然以一位著名的美国总统命名,校园一定很大;谁知来到学校之后,发现它只有一幢楼。后来我才知道,我把林肯大学和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相混淆了。 我表哥向我推荐了另一个更大的大学,弗雷斯诺州立大学(Fresno State)。我在那里学习了13个月的ESL课程,提高了我的英语水平。我在弗雷斯诺的一个室友被华盛顿大学的计算机系录取了,他告诉我西雅图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华盛顿大学是个很棒的学校,他鼓励我也去申请。 于是我真的申请了,也搬到了西雅图地区,但因为我的英语成绩不高,没有被录取。我朋友建议我去位于华盛顿州州府奥林匹亚的南普吉特湾社区大学(South Puget Sound Community College)就读。我在那里学习了两年会计。之后我在爱达荷州大学读了一学期。由于学业优秀,我重新申请了华盛顿大学,终获录取。 在华盛顿大学的最后一学期,我参加了一个创业课程,写了一份“大中华企业有限公司”的创业计划书,意外的只得到了C。 毕业后不久,1995年,我在华盛顿州会议中心的西雅图礼品展上租了一个10′×10′的角亭。当时我的银行账户上仅有770美元,而租这个角亭就花了我580美元。我拿来了一些产品样本——比如卷尺、尺、笔、小工具、小礼品等促销品。 在礼品周的前三天半,没有任何事发生。人们在我的展台驻留,询问“你有什么产品?”“20个或40个这样的产品要多少钱?” 我很失望。直到展会第四天,也就是最后一天,我买了一份西雅图时报,打算找工作。当我准备撤下展台时,有四个人走了过来,开始挑选商品。我说,“我还有很多这样的产品”。我拉出几箱样品,把每一样都放在了桌子上。 他们拿起了大约10件样品问我,“多少钱?”“你们想要多少东西?”我问。 他们指着这些样品说,“这种我们要10万个,那种我们要25万个,还有这种我们要50万个。” 我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不好意思,您能再说一遍吗?为什么你们要那么多?你们想用来干什么?你有名片吗?” 他们递给我一张名片,向我解释说他们公司向一家大银行出售促销品广告。“我们会把银行的logo印在这些促销品上。当消费者到这家银行办理业务时,工作人员会送给他们印着银行标志的垒球帽、笔等,推广他们的品牌。” 我们在交谈的时候,礼品展闭幕了,我告诉他们我会和我的中国制造商确定价格,在下周一前给他们一个报价。(当时我和五个中国的工厂有合同,他们为我的商业计划书提供样品。) 两周以后,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顾客给我汇来了定金:7笔采购订单,每笔65,000美金。我的银行账户从只剩下190美金,一下子多出455,000美金。我的客户当时并不知道他们能否信任我,所以他们一一询问了我的推荐人。其中一位就是把我的商业计划书评为C的华大教授。他们致电教授问,“您觉得这个学生怎样?” 教授告诉我的客户,他认为我很诚信,值得信赖,他说,“无论任何理由如果你们的定金收不回来,你们可以问我来要!”这位教授十分信任我,他打电话来对我说:“我听说你正在操作50万美金的交易,请注意要确保产品的质量,并按时交给客户。你不仅代表了你自己和公司,也代表了我和华盛顿大学商学院。在你完成交易之后,我希望邀请你来我的班上和学生们分享你的经验。” 最后我确实做到了按时向客户提供高质量的产品。 您到现在仍然秉持着这样的商业理念吗? 是的。我们会询问客户的需求是什么,评估他们需求,考察风险和收益,如果可行,我们就为他们服务。 我们希望和客户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我相信,如果你发现了别人的痛苦,是什么让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你就有了做生意的基础。当你找到一个方案解决别人的痛苦,你就已经获得了一个一生的客户。当你专注于满足别人的需求,你就不仅只是做生意,更是赢得了一个朋友。 您的公司近年来成长的情况如何? 我们的客户遍布全美,还有加拿大的一些城市,近年来我们在不断成长。我们将八类产品分包给中国的工厂生产,包括针织(包、帽子、衣服、制服)、定制塑料产品、定制金属产品、饮料制品、小型电子产品,等等。 我们在上海和贝尔优市都有销售团队,2013年9月我们还开设了费城办事处。在未来的2-3年,我们将在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设立销售办公室。 请您给那些希望来美国学习的中国年轻人提些建议? 美国是块充满机会和自由的热土。我的建议是,要有大梦想,并设立一个目标。如果你来美国是为了学习,特别是读商科,你会学到大量的实用知识。 您如何评价贝尔优/西雅图地区? 这个地区是无可比拟的。我曾在加州、纽约、马萨诸塞和加拿大读书,我觉得西雅图地区最漂亮。它气候温和,有很多自然资源。在其漫长而多雨的冬天,西雅图的人们可能不像加州的人们那样会常常出来活动,他们待在室内,思考人生,因此孵化出了许多创意和创业机会。 从地理位置上看,华盛顿州是美国本土离中国最近的州,也是50个州中唯一享有对华贸易顺差的州。远洋货轮从上海出发最少只需10天就能抵达西雅图,这对进出口很有利。海南航空和达美航空都有从北京或上海到西雅图的直飞航线。 贝尔优/西雅图地区商业氛围很浓。这里拥有波音、微软、亚马逊、帕卡(Paccar)、星巴克、好市多(Costco)等众多知名企业,还有成百上千家航空航天技术、生物科技和电子商务等公司。他们选择在贝尔优/西雅图地区成立总部总有他们的理由。比尔盖茨本可以选择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居住,但他最终住在了这个地区。 贝尔优/西雅图有顶尖的教育系统。我多希望当我刚到美国时,能早点知道贝尔优大学。华盛顿大学是全美排名前10的公立大学。几所贝尔优的中学在全国排名前40。 什么是您在商界成功的秘诀? 我是一个实干型的CEO。我和员工紧密合作,支持他们获得成功,我从不进行微管理(micro-managed),没有人愿意被微管理。我信任我的员工,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彼此支持。他们为我工作,我也为他们工作。 许多公司把公司利益而不是员工利益摆在首位。我觉得这是个错误。当一个公司把员工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们才能更加蓬勃发展。

18 十二月 2013 | 产业 > 国际贸易领导者 > 制造业 > 成功案例 > 亮点人物 | One Comment read more
China Imperative International Ltd logo 专访华夏中殷顾问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孔丽怡

华夏中殷北京顾问有限公司的国际团队为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提供结合了法律、财税、公共关系和市场推广等方面的咨询、策略和执行服务。 请介绍一下您的职业路径 我职业的起点是会计师,同时我接受了管理信息系统的培训。六年的会计师生涯训练了我的工作风格,让我变得善于沟通。六年里,我为投资银行和专业机构工作,操作国际商务项目。在获得雷鸟商学院(Thunderbird)国际管理的硕士学位后,我意识到我的强项是管理、沟通,以及和不同文化背景、经历的人交流。五年前,我决定创业,成立华夏中殷国际顾问有限公司,这个平台能让我用我的技能、知识、资源和专业帮助别人。 您在公司的角色是什么? 我负责管理公司总体的商业和发展战略。我喜欢我正在从事的事业,有很强的满足感。我喜欢尝试新的想法,和人交流,分享新知。我总能从不同背景不同生活经历的人身上学到新东西。互相分享是一件很激动人心的事情。 您本人或公司有没有让你自豪的突破? 作为一个小而新的公司,华夏中殷赢得了权威德国贸易组织和专家的信任,我们证明了我们有实力、独特的专长、丰富的知识和奉献精神,以及和德国人同样严谨的工作作风。公司成立后不久,我们还赢得了一个国际品牌和一家上市公司成为了我们的客户。 您为何选择贝尔优地区成立您的北美分公司? 我们在华盛顿州考察了不少城市,我的选址要求是:这个城市要有良好的初高中教育品质、有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人口、拥有小城镇般的温暖社区但也要靠近大都市。我喜欢城市蕴含的能量,也向往安宁的生活环境,还希望能享受到亚洲美食。我发现,贝尔优符合以上所有的要求。 您会向中国投资者推荐贝尔优/西雅图的哪些资源? 贝尔优市政府经济发展部门、华盛顿州中国关系委员会、大西雅图贸易发展联盟等都是很好的资源。另外,大西雅图地区的一些专业的社交机会和组织也值得加入。这些资源会帮你连接合适的人和其他资源,以及提供关于贸易政策、商业习惯和准则的实用建议。 请分享您在贝尔优地区的商业故事。 我记得去年,李瑞麟市长在报纸上发表了关于贝尔优市经济发展的声明,包括在贝尔优市建立一个亚洲时尚中心。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华夏中殷服务的领域之一就是服装和配饰,我们帮助美国和欧洲的时尚品牌进入中国,也帮助中国品牌走向国际化,我们已在时尚领域积累了不少资源,我相信我们能在这一领域为贝尔优的发展做出贡献。于是我联系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Tom Boydell,至今双方的合作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 我敢于尝试新事物,这是我的个性。我很高兴地看到在贝尔优,很多人敢于有大梦想(think big)!尽管我们可能小步前行,但正如一句中国的俗话所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您有没有贝尔优/西雅图地区的商业机会向中国专业人士或投资者推荐? 如果你的公司需要高素质劳动力、开明政府、多样化人口基础、中美之间便利交通和低税率,贝尔优是你的首选之一! 您对希望在贝尔优/西雅图地区寻找商机的中国投资者和商业人士有何建议? 积极主动,积累资源 尽可能多的利用贝尔优市经济发展部门的资源 做好尽职调查

12 十一月 2013 | 企业介绍 > 产业 > 专业服务 > 成功案例 | No Comments read more
DavisWrightTremainelogo 孟维则:帮助中国企业家对接美国市场

“在中国,你需要投入时间去了解潜在的商业合作伙伴。” -孟维则, 合伙人,Davis Wright Tremaine律师事务所 简历: 孟维则是Davis Wright Tremanine律师事务所西雅图办事处的合伙人、国际公司法律师,曾在中国工作过12年。他能说流利的普通话,曾被国际权威杂志《亚洲法律》(AsiaLaw)评为电子商务、IT&电子商务、信息技术、IT&通信等领域的亚洲“杰出律师”, Davis Wright Tremaine’s 中国律师团 1993年,Davis Wright Tremaine成为第一家被授权在上海开设代表处的美国律师事务所。其在上海和美国代表处的律师们紧密合作,为不同时区的客户提供灵活的服务。 Davis Wright Tremaine律师事务所的客户有来自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地方企业和跨国企业,也有来自新开放的产业,包括分销、零售、新技术、互联网和媒体、电子商务、环保和清洁技术、金融和专业服务、广告、房地产、建筑、医疗保健、投资基金。 了解更多关于Davis Wright Tremaine律师事务所的中国业务领域: http://www.dwt.com/practices/china/?op=overview&ajax=no 下载“中国对美投资”白皮书: http://www.dwt.com/files/Uploads/Documents/Publications/CHINA-Fact%20Sheet%20China%20to%20US.pdf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中国感兴趣的? 1984年,我在加州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读一年级时,开始学习中文,并且爱上了这门语言。这是我认识中国的起点。之后我获得了亚洲研究的文学学士学位,专注于研究中国问题。 求学期间,我花了一个夏天到台湾学习,就是那次旅行让我决定了以后要返回台湾工作。从学院毕业后,我在旧金山工作了一年,到1989年,我买了一张去台湾的机票。我的规划是,当我的中文达到专业水平后,就回到美国读法学院。 通过您的学习和职业经历,您是如何延续对中国的关注? 在台湾的头两年,我曾成为一份电脑杂志的记者。1991年,我回到了家乡西雅图,在华盛顿大学法学院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和中国历史文学硕士学位。 就读研究生期间,我得到了两份奖学金,支持我在1992年和1993年的夏天进行学习和研究。于是我花了6个月,在国立台湾大学研究宪法解释如何支持司法改革,以及法律改革如何与成功的土地改革紧密相连。 1995年,我在纽约大学攻读税法的法学硕士学位,研究重点主要是中国和国际商业交易。 您于1996年迁至北京,并在那里生活了12年。这段时期您主要从事什么工作? 我先在一家法律咨询公司做律师,代表一些从事高度管制行业运营的国际公司,如广播电视、卫星通信和钻石开采等领域。我们帮助客户弄清楚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如何在中国复杂的监管环境下做生意。 之后,我进入一家加拿大律师事务所的北京办公室,在那里工作了两年,帮助来自电信和基础设施领域的客户。2000年,我加入了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大型律师事务所-美富律师事务所(Morrison & Foerster)的北京办事处,在那里工作了八年。在此期间,我重点代表一些拥有重大知识产权的公司,如科技公司等,并在中国开展了风险资本融资的业务。 在2000年,我的95%的工作是为国际公司服务,5%为在国外经营的中国公司服务。 2008年您搬回了西雅图? 我回到西雅图既有个人原因也有专业的原因。从个人方面来说,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能有机会在西雅图和西北太平洋地区成长。虽然我喜欢在中国工作,但我也希望能享受西雅图周边的美景,享受充满活力的艺术、音乐和娱乐氛围。 从专业角度来说,当时的我正为越来越多赴美建立分支机构或并购美企的中国公司服务,他们有的想获取技术,有的想进入美国市场。我回到西雅图后,就能顺理成章地帮助他们在美国继续拓展业务,同时也协助美国客户进行国际化经营。我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涉及到并购、风险资本融资,以及技术交易。 由于我在中国学习、工作的经历,我在华盛顿州国际商业圈里十分活跃。我是华盛顿州中国关系委员会副主席,该委员会是北美历史最悠久的旨在拓展美国与中国商业联系的机构。我们与许多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公司以及到华盛顿州来的中国公司进行合作。 我也积极参与到西雅图贸易发展联盟、华盛顿州国际贸易委员会和亚洲商业论坛等机构中,所有的这些机构都是为了更好地促进中国和华盛顿州之间的贸易和投资。 您于2011年作为合伙人加入Davis Wright Tremaine在西雅图开展业务后,还经常去中国吗? 虽然我在西雅图,但几乎所有我的工作都是跨境业务。我有正在中国做项目的美国客户,也有在美国做项目的中国客户。这意味着每年我都要到中国出差6-8次会见客户。我会说普通话,熟悉中国商业规范,了解中国人怎么做生意,因此对我来说,代表中国企业家在美国开展业务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有一群能说流利的中文的律师是不是Davis Wright Tremaine律所中国团队的一大特点? 当然,我们在上海的办事处拥有十多位能说流利中英文的中国律师。我也和一些位于西雅图、波特兰、旧金山、洛杉矶的中国律师合作,他们都在美国获得法律学位。我们的中国律师团有杰出的能力代表中国公司开展业务。 Davis Wright Tremaine律师事务所拥有丰富的处理国际跨境业务的经验? …

8 十月 2013 | 专业服务 > 成功案例 > 亮点人物 | No Comments read more
Stoel Rives logo196 富励律师事务所中国团队:帮助中美公司寻找机遇

“富励律师事务所已经与中国的商业和法律界发展了广泛的业务联系,对此我们非常自豪。多年来,我们一直与众多希望在美国投资或经商的中国客户合作。最近,我们非常高兴地协助了那些希望发展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和投资者,帮助他们寻找新商业机遇。” -马艾龙,富励律师事务所主席和合伙人 100年以来,富励律师事务所(Stoel Rives LLP)一直致力于为那些计划向美国投资或在美国经商的公司提供法律服务。富励律师事务所所有的办事处都沿美国西海岸和美国西部分布,在处理中美两国的法律事务方面,富励律师事务所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富励律师事务所中国服务部的主要业务是什么? 我们尽全力为那些寻求扩大北美市场的中国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解决方案。我们还与美国客户合作解决各种中国跨境问题,包括组建境外企业、项目及贸易融资、国际税收、出口许可证和法律合规、兼并和收购、技术许可、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外包等问题。 富励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及中国服务团主席孟望诚(Mike Mangelson)先生向我们提及知识产权战略。他分享了他的中英文演讲,题为:“成功的商标战略和中国企业海外品牌保护:来自最新的美国的经验教训”。 演讲: 富励律师事务所为希望前往或正在中国经商的美国华盛顿州企业提供哪些服务? 在中国协商谈判新的业务关系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包含了一系列的财政、法规、合同和文化挑战。富励律师事务所的中国律师团会在众多领域提供丰富的法律意见。 我们是美国客户在和中国律师事务所打交道时的中介机构。比如,我们协助美国能源公司根据美中两国政府的能源政策发展他们在中国的商业战略。我们为他们提供法律咨询和服务,并制定知识产权组合管理策略。 我们的中国律师团代表客户收购和出售公司、买进产业、重组和重建企业、融资和创办企业。我们也向美国和中国客户提出法律建议并洽谈进出口的国际许可和分销协议。此外,我们要确保客户企业符合各种美国出口法律,包括技术转让和许可,并确保企业遵守美国“反海外腐败法”条例。 富励事务所的中国执业律师在哪些行业有经验? 我们的中国律师团执业律师可以为中国公司或总部设在美国的、来自任何行业的公司提供法律咨询。我们现在的客户许多来自于清洁技术、消费类电子产品、电脑配件、能源与可再生能源、食品饮料、鞋类、药品、营养补充剂、自然资源和户外产品行业。 富励律师事务所中国律师团为华盛顿州的公司开展中国业务提供什么优势服务? 首先,我们拥有精通中英文双语的律师,他们曾在中国工作和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非常熟悉和了解如何高效而成功地驾驭中国商业文化。 此外,我们的客户受益于一个跨领域的律师团队。我们的中国律师团向客户提供 广泛的国内国际法律的咨询,包括公司法、知识产权事宜、进出口法规、经营一家海外分支机构的相关税务规定,以及代表美国客户和中国律师事务所打交道。 您对计划向中国市场进军的美国企业有何建议? 我们对计划进军中国或在中国发展伙伴关系的公司有五点建议: 认识到“关系”的重要性。 发展良好的人脉关系,和口碑好的知名人物/公司合作,他们能在许多领域帮助你的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包括避免或解决法律问题。 仔细选择并密切关注你的中国制造商和业务合作伙伴。 控制生产过程,用完善的合同和良好的商业行为保护你的商业机密。 合同要采用书面形式,合同的成功签署并不意味着合作的终点。 注重知识产权所有权概念,将知识产权保护作为整个中国团队的责任。这包括,清楚地了解你的公司拥有什么知识产权,以及如何在中国保护你的知识产权。记得要积极主动、尽早、防御性地注册知识产权。同时别忘了实时监控你的知识产权,及时发现侵权行为,防患于未然。 能否给我们提供几个富励律师事务所帮助美国公司和中国打交道的例子? 我们已经为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提供了各种法律服务。我们曾代表一所美国大学就达成营销代理协议与一家中国公司进行谈判,这次谈判的目的旨在在北京建立一个常设办事处,常年招收中国学生。 我们曾代表一家便携式电脑配件制造商,就在中国制造和销售笔记本电脑外壳和配件事宜进行谈判交易,并帮助他们处理与这些产品的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 我们也曾代表多家膳食补充剂和运动补充剂生产企业和经销商,就在中国采购原料、制造和销售膳食补充剂事宜进行谈判交易,并帮助他们处理与这些产品的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

24 九月 2013 | 企业介绍 > 产业 > 专业服务 > 成功案例 | No Comments read more

Spons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