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打交道的长期工作,需要支持和奉献,这是决心在中国扎根的任何人所需要的。 - 骆家辉,美国驻中国大使

Featured Articles

Adam Smith US Congressman b 美国国会议员亚当•史密斯谈论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

“如何对待他人很重要,善待他人将是你获得成功的最大决定因素。” -亚当•史密斯,美国国会议员 亚当•史密斯是美国华盛顿州第九国会选区议员,他代表该选区已达16年。2012年,第九选区的边界被重新绘制,现已包括贝尔优市。史密斯也是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此前,他担任空军和陆军(ALF)小组委员会主席,以及一个负责监督美国特种作战部队和反恐政策的委员会的主席。史密斯还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和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任职。 由于他现在和以前的委员会工作和丰富的经历,亚当•史密斯对目前最重要的国家安全问题、高科技的研究和发展在全球通信和信息技术安全中的作用有独到的见解。另外,史密斯还意识到贫困的减轻、接受教育的机会、可持续的全球市场、外交接触和其他措施对追求稳定的国际合作伙伴的重要性。 请您介绍美国众议院。 美国众议院成立于1789年,是国会两院之一,负责制定和通过联邦法律。议员们提出议案和决议,提供修订法例,并服务于25个考虑立法、监督联邦机构及其方案和活动的国会委员会。国会办公室同时也帮助人们和企业了解联邦机构及其援助和资助项目。 这份工作对您意味着什么? 我从小在西雅图-塔科玛机场附近长大,所以我代表着的正是我一生都很熟悉的人们,包括我的同学、一起打小联盟的朋友、曾与我父亲公事的人们。现在,我正处在能帮助他们的位置,这个机会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我是一个代议制政府的信徒,也相信这个制度是你选举出来的人最终将对你产生影响。我是我的选民在国会中的喉舌,我珍惜这个机会,确保他们每个人的声音都被听见。 什么让您获得成功? 首先是聆听选民的声音,对他们的问题和要求及时反馈。 我的国会选区拥有本地区一些大型就业中心,包括西雅图-塔科马机场、南西雅图制造中心、塔科马港,以及新第九选区覆盖的贝尔优市。 【编者注】在贝尔优和西雅图,高科技业务包括多种类型,从移动通信和无线技术,到互动媒体、动画、软件服务、云计算、能源系统、纳米技术、太阳能光伏、医学研究和信息系统、能源效率等等。这里也是法律、财务、投资、工程、建筑、装璜设计等专业服务领域的中心。 所以,对这些领域的从业者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能随时了解他们关注的问题。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工作,我的办公室代表成千上万人,我的20名员工全力以赴确保我们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电话、询问或要求。他们是一支伟大的团队。 对于中国和东亚地区,您看到美国企业有哪些机会吗? 华盛顿州的地理位置能让它充分利用亚太贸易增长带来的潜在经济利益。亚太地区人口占世界的40%,2010年该地区的GDP占全球的56%,拥有一些全世界增长最快的市场,这为美国的企业和产品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有没有一些新政策帮助促进这些机会? 亚洲贸易正取得新突破。2012年3月,美国-韩国自由贸易协定(KORUS)开始生效。该协定允许将近80%的美国出口到韩国的消费品和工业产品享受免税,10年内关税逐渐趋于零。 由于奥巴马政府谈判取得的进展,该协定有一些强有力的条款,包括劳工和环境权利,以及美国和韩国之间互惠互利的经济和战略关系。我支持该协定,并会领导和帮助解决期间的重大问题,最终获得成功。 韩国是美国第七大贸易伙伴和华盛顿州第四大出口目的地。我们的工人和本地行业大大受益于由KORUS带来的贸易增长和与贸易相关的工作。 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美国目前正和亚太地区的几个国家进行区域贸易协定的谈判,这些国家有:澳大利亚、文莱、智利、马来西亚、新西兰、秘鲁、新加坡、越南和墨西哥,它们被称为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 如果做得好,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协议将作为未来区域协定的典范。该协议将结合高劳工标准和环境标准,帮助中小型企业参与、开辟新的增长市场,销售美国产品和服务,促进创新,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让美国产品能与目标市场的国有企业互相竞争,并加强我们在跨太平洋这一重要地区的地缘政治关系。该协定将让美国的出口到2014年底接近翻倍,这也是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出口倡议所设定的目标。 华盛顿州的航空航天、科技和农业相关产业有着获得显著收益的潜力。在华盛顿州的出口总额中,有69%出口到亚太地区。 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的细节逐渐成形。在其推进过程中,我会和奥巴马政府及地方相关人士在一个透明的过程中继续推动TPP协议,使其更好地帮助华盛顿州工人和企业参与全球经济竞争, 体现美国在劳工和环境方面的价值观。 您对企业主如何获得国会代表帮助有何建议? 最重要的事情是来联系我们。很多人不知道,我们可以是一个资源,我们的工作人员随时准备提供帮助。如果您的产品可能对联邦政府有用,请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帮你联系会面。 许多国会办公室还举办社区活动和嘉宾演讲论坛,提供关于采购和小企业管理方案(咨询、辅导或培训服务)的独到见解。 请介绍您的小型企业圆桌会议。 每个季度,我都会和我的选民举办一个小型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回答来自地方企业家的问题,我向他们及时更新关于联邦政府的政策如何影响他们的信息。这些会议帮我获得很多反馈,包括哪些做法可行、哪些对企业主不可行,以及联邦政府和国会应如何解决影响小企业主成功的切身问题。 我强烈支持企业主同他们的选区代表及工作人员预约一次会面,了解更多联邦、州、地方支持小企业成长和发展的全年项目。 您的生活给您带来什么启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能用哲学思维看待问题,从生活中获得很多启示。 我学到了在任何情况下,无论你走到哪里,如何对待别人很重要。在商界和政界,我们有时候会很忙碌、有许多工作要做,就忘了别人其实也很忙。我们一定不能忘记尊重他人,对任何我们遇见的人友爱和善。如何对待他人很重要,善待他人将是你取得成功的最大决定因素。 如何联系您的办公室? 请访问http://www.adamsmith.house.gov/,在网站上你可以收到我的电子邮件更新。

John Bell 4 约翰•贝尔, Willis Hall酿酒公司酿酒师和业主

我用我的左右脑为酿酒服务。负责艺术的大脑说,“你想要什么?”负责技术的大脑说,“我该如何做?” ——约翰·贝尔,酿酒师和业主,Willis Hall酿酒公司; 约翰•贝尔是Willis Hall酿酒公司(http://www.willishall.com/)的酿酒师和独资经营者,该酒厂是一个位于华盛顿州马里斯维尔(Marysville)的精品酒庄。 约翰酿造的工匠葡萄酒(artisan wines),曾获最佳品质、金奖和最佳展示等奖项。2003年 Willis Hall酿酒公司首度推出葡萄酒佳酿。2004年,约翰从波音公司退休,如今全职为Willis Hall酿酒公司工作。2006年4月,约翰获得了他的第一个华盛顿州葡萄酒竞赛奖项,西雅图杂志授予其华盛顿州最佳新酿酒师称号。 约翰同时也是大马里斯维尔市的图拉利普(Greater Marysville Tulalip)商会董事局主席。 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葡萄酒感兴趣? 1969年,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毕业后,我搬到了普吉特海湾地区为波音公司工作。几年后,我被晋升为首席工程师。他们要求我带一些供应商参加商务晚宴,我们去了在贝尔优的Daniel’s Broiler。 和我一起吃饭的人将葡萄酒留给我选择,然而葡萄酒单对我来说像天书一样,这让我很是尴尬。我不得不告诉他们我对葡萄酒一无所知。 从那时起,我下决心要成为葡萄酒专家,开始研究葡萄酒、参加葡萄酒晚宴、叨扰每一个我能找到的葡萄酒生产商。葡萄酒直销店老板Richard Kinssies曾开办了一所西雅图葡萄酒学校,我的许多葡萄酒知识都来自他的指导。 您是怎样从一个葡萄酒鉴赏家成为葡萄酒生产商的? 我开始酿制葡萄酒属于“歪打正着”。花了几年学习葡萄酒后,我参加了波音公司员工葡萄酒和啤酒酿造者俱乐部(http://www.bewbc.org/) 这是一个进入葡萄酒酿造领域的绝佳机会。该俱乐部有很好的教育项目,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华盛顿州乃至全世界最好的葡萄园。俱乐部有自己的酿酒设备,会员可免费使用。 我第一次酿酒是在1999年,当时我是业余的、非商业化的葡萄酒酿造者。4年后,我赢得了许多葡萄酒大赛金牌、最佳展示和最佳品质等奖项,我知道我所酿制葡萄酒的质量已经足够使其商业化。 同时,我也想提高我的生产水平。非商业性质的葡萄酒厂有一定的产量限制,我也不能销售非商业性质的葡萄酒。我希望我的葡萄酒能有更多的追随者,它们值得被更多人享受。 您于2003年创办Willis Hall,这个名字从何而来? Willis是我父亲中间的名字,Hall是我祖母的娘家姓。我的第一支商业葡萄酒酿造于2003年,因为红酒需经一些年变陈,所以我在2005年才开始销售葡萄酒。2006年,我出产了我的第一支商业化白葡萄酒。 您有没有特别擅长酿制哪种类型的酒? 我常告诉人们,我从没有见过一颗我不喜爱的葡萄,所以我酿造许多不同品种的葡萄酒。我喜欢意大利的品种。 我希望我的葡萄酒能成为佐餐首选。葡萄酒搭配着食物,目的是在每次进食之间清洁口腔,我酿制的酒很好得起到该作用。 您使用任何特定的技术酿制您的葡萄酒吗? 我不同意“干预型”酿酒,该过程你必须处理所有的事情,包括将它们从这里移动到那里、榨汁、过滤、亚硫酸处理。当你移动你的酒时,酒香逃逸,你的杯中将不再有这些香味。我试图保证酒的安全、使其不受污染。 我抛弃用脚踩踏葡萄的方式,而采用现代化工具,包括使用收获箱存放手工收割的葡萄;使用吨箱让200加仑液体同时发酵;用一辆小型叉车搬运沉重的物品;用一台去梗机/粉碎机使浆果从茎上脱落,并粉碎浆果;用圆桶储存相当于5000支的红葡萄酒;用不锈钢钢罐酿制白葡萄酒;用装瓶机每小时灌装60支酒;用贴标机在酒瓶上贴酒标和胶帽。 作为一名工程师,您是如何将您的专业技能使用到葡萄酒酿制中来? 我用我的左右脑为酿酒服务。负责艺术的大脑说,“你想要什么?” 负责技术的大脑说,“我该如何做?” 葡萄酒酿造是一个有8000历史的老工艺流程——它本质上是“控制腐坏”。我喜欢学习整个工艺流程、更好的理解该流程、通过操作自然流程来影响最终的产品。 我品尝每桶葡萄酒,记录品酿笔记。我用数小时重新融合每个采样使其更臻完美。我在2004年从波音公司退休全职酿酒。葡萄酒酿造是我做过的最充实的事情。 您有没有为Willis Hall葡萄酒向亚洲市场出口铺路? 是的。几年前,我曾与一个出口公司合作,将我的酒销往香港、澳门和越南的餐馆。我也和另一家公司合作,向中国大陆销售一些葡萄酒,但由于(向中国大陆出口葡萄酒)规定甚多,整个过程耗费劳力,因此一段时间之后,该出口公司停止了此业务。 相对而言,向香港出口葡萄酒酒就容易得多,香港对美国葡萄酒不征收进口关税。因此,美国葡萄酒的销售在香港蓬勃发展,人们能够买得起我们的葡萄酒。 最近,我完成了另一项交易,向香港一买家出售200支葡萄酒。买家是派对爱好者和喜好赠送礼物的人,这批酒应是为他个人所用。我知道红色在远东地区被认为是幸运颜色,而我的酒标正是热压印箔红色的。 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幸运的巧合。在设计该标签时我从没想过这红色会符合亚洲人的需求。正是因为这些红色标签,我的许多葡萄酒成为了礼物。 您对想要在亚洲市场进行市场营销的小企业有何建议? 一切以关系为基础——没有现成的合作关系,想要进入一个市场是基本不可能的。我建议在销售您的产品前,先和有成熟关系网络的人士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我们在西雅图的什么地方能买到Willis Hall的葡萄酒? 在西雅图,我把酒销售给餐厅、专业葡萄酒商店,以及有管理人员管理葡萄酒区的高端食品店。 如何联系您? 请访问我的网站,http://www.willishall.com/,或致电360.653.1247

11 九月 2012 | 企业介绍 > 产业 > 成功案例 > 酿酒业 | One Comment read more
Gregg Rodgers 3 格雷格•罗杰斯,移民和就业法律师

“西雅图是离中国最近的美国港口。我们是中国和美国其他市场之间的通道。这不仅仅是关于运输和贸易,这是关于人的。” -格雷格·罗杰斯,格威舒伯拜耳律师事务所律师 格雷格•罗杰斯是格威舒伯拜耳律师事务所西雅图办公室负责人(网址:http://www.gsblaw.com/)该律所在西雅图、北京、波特兰、华盛顿特区和纽约拥有超过100名律师。他主要负责移民服务(包括商业、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和家庭)以及就业法。 您在西雅图-贝尔优地区住了多久? 我在这里住了30多年。我出生于造纸世家,在我成长过程中,我们每三至五年就搬一次家。搬到西北太平洋地区是因为我家人来到埃弗雷特市(Everett)的Scott造纸厂工作。在我家,我们不允许说“舒洁®”,只能说“Scotties”或“纸巾”。 在我上大学并开始自己做决定后,我选择在这里落地生根。我爱这里的环境,在这里我可以滑雪和远足。我喜欢这里人们的言行举止。这里和纽约、费城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节奏。我曾有机会迁往别处,但我最终选择留在这里。 作为律师您在格威舒伯拜耳律师事务所角色是帮助人们从一个国家搬到另一个国家。您能给我们举个例子说明您如何做到的吗? 我帮助人们及其家人能够前往他们公司的所在地。中国远洋运输公司(COSCO)是世界上最大的航运公司之一, 20世纪70年代末,我们公司协助发现了一种允许中美重新开放已关闭30多年的海运关系的途径,自此中远就成为了我们的客户。 海运关系重启时,中远的船只成为第一艘从中国来到美国港口的远洋船舶。作为律师,我负责将来自各地的中远的执行主管和经理们送到美国。 举例来说,中远会通知我们,他们希望将来自大连、上海或北京的员工送往美国。我负责准备向美国政府或美国驻华大使馆提交所需文件,允许他们和家人能来美国继续服务于中远。 我还为一些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工作,帮助他们将一些工程师送往美国继续为其工作。 为何您提供的服务很关键? 美国政府和企业运作的节奏不同。企业成立一个附属公司或派人向关联公司提供服务的决定往往是很快的,但政府批准一个人在美国生活和工作往往费时且复杂。 我的工作是解决所有美国政府可能对客户存有的问题,这样他们的决定会更加迅速,我们的客户也可以尽快运行公司业务,实现平滑过渡。 您认为美国政府帮助人们在全球工作方面有何改进? 是的。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美国政府已经认识到,签证处理还有待提高。他们指定了在中国做出显着改善,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华盛顿州特别是西雅图-贝尔优地区有哪些优势吸引中国人来此? 西雅图和贝尔优相比中国许多城市来说是很小的城市。我曾和一些中国人交流过,当我站在位于西雅图市中心办公室,向他们指出那些 中国很熟悉的世界领先企业的总部,他们都很吃惊这些企业落户于此。我告诉他们,这就是西雅图-贝尔优地区吸引人的地方。 我们在西北太平洋地区有不可思议的人才资源。他们被吸引到许多世界领先的企业如波音、微软、PACCAR工作。这些人才选择居住于此,因为这里的环境和资源优势。这是个宜居的地区。 您也积极参与了华盛顿州中国关系委员会(Washington State China Relations Council,WSCRC)的工作? 我是委员会的董事会主席。我们公司的合作伙伴之一斯坦•拜尔参与发展了开辟(中美)海运关系的法律理论。他也是华盛顿州中国关系委员会(WSCRC)的创始人之一。我们公司长期参与委员会的工作。这和15年前我来到公司成为移民律师似乎有了天然的联系。 WSCRC是一个私人的非营利协会,致力于促进华盛顿州和中国之间更强的商业、教育和文化联系。 该委员会代表企业、政府机构如港口和教育机构以及文化组织。它向华盛顿州许多一流公司提供贸易支持和信息,包括长期和中国保持直接业务联系的公司,目前正和中国做生意的小企业,或是正打算进入中国市场的企业。 成为WSCRC的会员有哪些益处? 能在全美最依赖贸易的华盛顿州工作,并亲历中国成为我们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对我来说是个大开眼界的经历。 早在1979年,当我们的许多创始成员如波音、PACCAR、Expeditors国际和西雅图港加入该委员会时,他们正试图弄清楚如何在中国做生意。30年后的现在,这些成员们大多感觉良好,并非常看重中美双方的商业关系。他们互相学习,并将经验传授给更多华盛顿州刚进入中国的企业。 一些会员企业在中国的员工有成百上千。他们视委员会为一个重要的渠道,帮助我们让立法者更了解中国。他们理解维护这种良好、公平关系的重要性。 什么是中国企业来我们地区面临的最大挑战? 中国企业开始认识到,经营方式的改变取决于在哪里经营。 20世纪80、90年代,许多到中国去的美国企业犯了个错误,以为中国企业应该像美国企业那样经营。因此,我们看到了很多失败的美国企业。 来到美国的中国企业面临同样的问题,他们需要做出同样的调整。重要的是,要充分调查和了解各种可能性和风险 ,并做好计划应对这些风险。 企业如何了解风险并有所计划? 企业应提前考虑购买服务处理风险问题。例如,那些计划在中国发展的美国企业经常雇用一个咨询顾问来帮助他们找出问题,了解中国商业文化。 我还没有看到中国企业到美国也这么做。许多中国企业来到这里,试图独立运作,不参与任何组织、不向他人学习。这种隔离,阻止了他们在美国市场获得成功。 希望来美国的中国企业还应该知道哪些关键问题? 在中国,许多企业都习惯了使用政府提供的信息。当他们来到美国时,他们希望华盛顿州商务部告诉他们在哪里投资,做什么,以及如何做到。 这是个巨大的文化差异。这些企业要了解,在美国,政府不会做这些工作,他们得自己做。这就是为什么华盛顿州中国关系委员会(Washington State China Relations Council)等组织能帮得上忙。 在哪些方面您看好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商业关系? 我很高兴地看到,中国政府积极支持中国的海外投资。这将帮助中国企业和人民,因为在中国之外学习到的经验,能带回中国并有益于企业和人民。 我很高兴地看到,美国政府积极支持增加世界各地的出口,尤其是在中国。 我很高兴地看到,法治,如知识产权保护,被双方都认为是重要的。例如,在过去,一个中国企业可能会说,“我们打算使用知识产权,却不考虑它是别人的财产这样的事实。”随着中国生产出越来越多的产品,中国企业意识到,这些法律同样也能保护他们的利益。认识到法治的作用,把中国和美国公司放在同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 华盛顿州和中国的关系独特吗? 当然。华盛顿州和中国有独特的关系,甚至在20世纪70年代前、海上关系打开之时。西雅图是离中国最近的美国港口。我们是中国和美国其他市场之间的通道。 而当我们的船从西雅图港、塔科马港和埃弗雷特港出发前往全世界,这不仅仅是关于运输和贸易,这是关于人的。 …

27 八月 2012 | 移民律师 > 专业服务 > 亮点人物 | No Comments read more
Thomas Boydell99a Thomas Boydell: 贝尔优提供美国经济增长的最佳动力

“我喜欢让别人成功,这一直是我成功的秘诀。” Thomas Boydell, BellevueCN 首席执行官 Thomas Boydell是华盛顿州贝尔优市负责经济发展部门的官员,也是BellevueCN网站的创造者。 他在建立企业-政府合作关系 、聚集资源和人才、洽谈商机以实现战略目标方面的能力,已经得到广泛认可。他发表的文章包括“在普吉特湾建立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杂志Urban Land magazine ,1997年6月),以及向国会提交的一份关于城市问题、税收抵免和金融的报告的贡献作者。 Boydell先生拥有波士顿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以及沃顿商学院MBA的学位。他跑遍24个国家,包括在战争难民营做志愿者、在肯尼亚和巴尔干地区从事救灾和发展的工作。Boydell先生是华盛顿州国际贸易俱乐部(World Trade Club of Washington)、贸易发展联盟(Trade Development Alliance)和日美协会(Japanese American Society)的董事会成员。 能和我们分享您的职业成功故事吗? 我在美国东海岸长大,在波士顿大学读本科,之后在北卡罗来纳大学读硕士,在沃顿读了MBA。我有丰富的经历,曾在巴黎和纽约参加暑期项目,在哈佛和华尔街进行实习。 20世纪90年代初,我搬到了西雅图,在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多年来,我都在政府部门和管理咨询行业工作。我喜欢私营部门的多样性和节奏,但也喜欢在政府部门的工作,贴近社会,帮助人们。 您觉得在中国和西雅图-贝尔优地区有什么新机会? 贝尔优市是西雅图大都会科技走廊的核心。我的工作范围包括国际贸易、科技和商业发展。这里对来自中国的企业和投资者有很多机会。贝尔优/西雅图地区提供了美国经济增长的最佳动力。 对于和中国的贸易,我们的技术项目是一些最具创新性的项目,我们的在线服务公司是世界最好的。贝尔优 是个让人兴奋的地方,这里不仅有创业的氛围和创造性的能量,还有越来越多国际化的人群。 这里国外出生的人口比例是33%以上。我有时会开玩笑,贝尔优很像新加坡——整洁、管理完善、科技高速发展、国际业务多元化,唯一不同的是,你在这里可以嚼口香糖。 您是否正在进行或希望启动任何新倡议或新项目有助于进一步促进这些机会? 我认为BellevueCN.com是个令人兴奋的项目。我们和中国的友谊及商业联系正持续增长,使用像BellevueCN这样的社交媒体将进一步加强这种联系。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QyMjg0Mjg4.html 对于如何在这一地区获得成功,您有何建议? 这里能让聪明人追随他们的好奇心。不要害怕去了解这里的人、访问企业、并与人交谈。如果你需要帮助,人们都乐意提供。如果你有创意,这里的人都希望聆听,并鼓励你实现你的想法。 您还有什么想要分享给读者? 我认为,成功意味着保持和同事、客户及商界的良好关系。我喜欢和人打交道,了解他们的故事,这让我能很容易和他们建立联系。我也喜欢让别人成功,并赋予他们工作中的意义和成就感。反过来,他们也会这样对我。这一直是我成功的秘诀之一。 您住在华盛顿州有多久? 贝尔优呢? 我已经在这里住了20年,也曾在贝尔优工作4年。我认为这段经历非常令人难忘。 住在华盛顿州如何让您受益? 在华盛顿州,人们有很多东西学习,也有很多机遇。你可以在这里体验最好的学校、工作机会和休闲场所。这里的空气很好,水质干净。许多其他的城市太大、太忙碌、也太受污染;而这个地区年轻并在不断成长。能在这里生活、工作,我感到非常兴奋。 您生活在这里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贝尔优-西雅图地区的群山和大海,让人想起了亚洲的一些地方。有人说像新西兰,也有人说像大连,或中国湘西地区。 第一次在这些山区徒步旅行时,我看见了美丽的雪冠,听到了山鸟歌唱,和风吹过安静的声音。我自高山上俯瞰,有一览众山小之感,放眼望去,远处尽头就是海洋。我感觉自己生活在梦中。 如何联系您? 访问位于BellevueCN的“投资贝尔优”网页http://bellevuecn.com/invest-in-bellevue/ 并点击“联系贝尔优经济发展办公室”。

Spons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