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hington State China Relations Council President

Joe Borich 196x99 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主席柏瑞棋

在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日子里,中国一直是我的热情所在,既是个人喜好,也是职业使然。 -柏瑞棋(Joe Borich) 柏瑞棋1967年在南达科他州州立大学获得学士学位,1972年在南达科他州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现在他与他的妻子Ting Hsiao-hui和他们的女儿Grace一起住在西雅图。 柏瑞棋(Joe Borich) 领导着美国唯一一家州一级专门促进中美关系的委员会。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Washington State China Relations Council (WSCRC) 系非盈利组织,自1979年以来,它在推动中国、中国香港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方面一直起到重要作用。该委员会代表着超过150家会员公司的利益,包括波音、微软、惠好(Weyerhaeuser)和星巴克等公司。 担任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主席之前,柏瑞棋先生是一名外交事务官员。他于1972年进入驻外事务处,为从尼克松到克林顿的每一任总统在中国问题上出谋划策。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与中国息息相关。柏瑞棋先生最后的任命是自1994年10月到1997年6月担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他曾于1980年帮助建立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他还曾担任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台湾协调人员主任,此前他是前美国驻摩加迪沙(Mogadishu)大使馆最后一任代表团副团长。 柏瑞棋1967年在南达科他州州立大学获得学士学位,1972年在南达科他州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现在他与他的妻子Ting Hsiao-hui和他们的女儿Grace一起住在西雅图。 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 1301 5th Avenue, Suite 2500 Seattle, WA 98101-2611 Tel: (206) 441-4419 E-mail: info@wscrc.org 您是如何加入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的? 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成立于1979年——同年中美建立了完全外交关系。我是该委员会的第四任主席,至今已任职15年。在成为该委员会主席之前,我为美国外交事务服务了25年。我还在大中华区工作了约12年,包括台湾地区。其余大部分时间我为州政府工作,工作内容都与中国相关。 1997年,当时的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主席要搬去中国担任香港商会主席,他询问我是否对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的工作感兴趣。我觉得这是一个和我经历相关并将它们拓展到私营部门的绝佳机会。 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的主要功能是什么? 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的目标是促进华盛顿州与中国的经济、学术和文化纽带。我们的部分职责是对与中国打交道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保持敏感,这使得我们的会员在准备商业计划时,能通过我们对中国有更广泛的认知。 我们为大学和想要投资和扩张的公司会员提供帮助。我们和他们交流,了解他们想在中国做什么、如何开始,以及如何在中国获得成功。 我们也看到很多中国投资开始进入美国,中国对美投资有很大的潜力,我们要早作准备。同时我们也会询问我们的会员企业,“你们的公司如何从中国投资中获益?你们的公司如何吸引中国投资到西雅图/贝尔优地区,特别是到你们的公司来投资?” 从您1969年第一次访问中国以来,中国经历了巨大的变化。请和我们分享一些您的观察? 我第一次了解中国是在1969年,当时我结束了一个到台湾的和平队(Peace Corps)任务准备回家,在香港停留了数日。1973年我先在台湾工作,之后1980年我被派往上海帮助建立总领馆。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的变化令人惊奇。 近30年,中国成为一个巨大增长的市场。它积累了3万亿外汇储备。对那些希望进入中国市场做生意的企业来说,机会无处不在。 中国也经历了基础设施的巨大增长。它扩张了高速公路网络,其规模已经快和美国的高速公路相当。它发展了全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络,也建设或重建了许多机场。其电网的扩张前所未有。中国还拥有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它拥有5亿网民和几乎相同数量的手机使用者。中国在高速发展方面做得非常好。 华盛顿州的公司如何吸引中国投资? 一般简短的答案是,通过中国的资本和市场,但各个公司情况不同。 吸引中国投资前,最好先仔细评估你的商业计划和目标,你希望从中国的投资中获得什么的一个现实的评估,以及对未来中国合作伙伴彻底的尽职调查。 您刚从西雅图清洁能源代表团赴华之旅归来,您从此行中收获什么? 此次赴北京和上海之行的代表团是由大西雅图贸易发展联盟、华盛顿州清洁科技联盟、一些清洁能源天使投资人和华州美中关系委员会共同组成,目的是让从业者和投资人考察中国清洁能源市场。我们会见了从事清洁能源的公司,了解了他们在风能、太阳能和电池能源方面的发展。 因为中国经济30年来增长了5倍多,寻找更多清洁能源的来源成为中国一个巨大担忧。这些增长中的大部分由重工业扩张驱动,需要大量电力。为了满足能源需求,中国每周增长十亿瓦能源容量,这些能源几乎和整个西雅图所需相当。大部分的新增能源容量来自于燃煤发电厂,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制造者。 中国人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正逐步采取解决措施——目前,他们比美国投资了更多的替代能源和清洁能源。到2015年,中国使用总能源的15%将来自于非矿物能源,比如风能、太阳能和地热。 中国在智能电网科技、智能城市科技以及高电压电力输送方面也比美国领先。另外,中国在为电动车发电的电池科技方面也取得了突破。由于中国面临的能源消耗问题,他们意识到研究和投资清洁能源的解决方案迫在眉睫。 您认为中国发展经济有哪些其他关键问题必须解决? 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出口导向型,需要转变为内需拉动型。在中国,一般人们不愿意花钱,他们更喜欢为教育、退休和医疗急救而存钱。这是因为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到位,人们将他们收入的40%存入低息账户。我认为中国政府应行动起来让普通消费者能更自信地花钱。 中国自1978年起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减慢了中国预计的人口增长,但同时也让出生率降低到人口置换率之下。到2050年,40%的中国人口将会超过60岁;而最有生产力的年龄层20岁到55岁的人口从人数来说将成为最小的群体。 中国或可改变这一政策,或可适当调整。如果夫妇可以拥有更多孩子,人口增长曲线会变得充分,中国将在人们变老之前变得富有。 …